快捷搜索:

肖学文:我在清华的日子

  肖学文:我在清华

  现在我想起自己,这是我在清华读书时最珍贵的时刻之一。我们努力学习清华,奠定了专业的坚实基础;在热烈的阅读和讨论中,通过改革开放的思想洗礼。当我们放下信心的时候,我们不仅收获了“霰弹枪”,而且在学生,师生间也有了宝贵的友谊。来自世界各地的班级学生,有不同的成长环境和经济条件。我是班主任,经常组织大家春游。当我收到春游的费用时,发现有些同学比较慷慨,有些同学比较“小心”。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这不是因为他们太吝啬了,而是因为他们家庭的经济状况不好,必须精心计算,“专心”。这些偏远地区的学生有时也有学习困难。他们感到自卑,但他们逐渐理解,关心,爱不仅仅是金钱和利益。让所有人精神更紧密的就是“夜谈”。那个时候,一个晚上10点钟关掉卧室,如果我们不读书的话,我们应该准时上床睡觉,不能睡觉,从南方谈起北方,谈论马克思主义,谈论生活,谈论哲学;还谈论自己的家庭,未来的愿景,婚姻,爱情......每个人都成了好兄弟,谈论大家,我一毕业,我越来越兴奋地说话了,当我终于骑上自行车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去了颐和园,在雪地里跑了好几次,我现在记得那个场景,但是当晚上谈话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突然的袭击我们的班主任是陈国学老师,他经常半夜到宿舍看看你是不是睡着了,如果有人迟到,还没有回到宿舍,他千方百计关心我们他很少讲真相,而是告诉我们如何通过滴滴答答的方式来生活和学习。学生宿舍的常客。下午4点,他急忙下楼锻炼 - 为“为祖国的健康工作五十年”;当天晚上,还到宿舍喊学生,还在洗衣服去夜研。即使没事,他也会把我们拉回家,哪怕只是一个字不合适,他会告诉你,为什么不呢,应该说什么好些。当时的每一位老师都是如此的负责任和严格。如果有同学不好的心理,谈话解决不了问题,老师甚至坐火车,还要到家访问。考试时,更不用说作弊了,即使考试提交了测验后,老师也会立即撕下报纸。每次考试时,老师都会注意看到大家的面子 - 如果你写的老师会摇头,说这次不是为了考验你的生活;如果你看报纸,大眼睛盯着小眼睛,老师笑了笑,说:“看,这个时候你可以把难倒了。”老师不要让我们难堪,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是这样“认真的孩子”。在学术上研究我们,而且我们明白地学习,我们彼此之间如此精力充沛,学术造诣较深,是一个简单而充实的时期,现在想起来,或者是清华最快乐的时间阅读。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1981级学生,工学硕士,工程学教授,全国劳动模范,现任CISDI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组书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